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临空经济>正文

退役飞机“重生记”

聚行业--临空经济 中国网   作者: 罗伯特  2017-01-11 05:29

临空经济-全文略读:因为飞机本身属于高品质建筑体材料,具有很高的环保等级,因此这些项目没有光污染、粉尘污染和建筑材料污染,属于绿色环保项目。”陈亚君说,他还想以飞机旅馆与创意产品为基础,建成一个集产品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和旅游观光为一体的航空再生科技产业园,最终形成一个...

 

临空经济--退役飞机“重生记”

 

一直以来,人类就梦想着自由飞翔。1903年,莱特兄弟的载人固定翼飞机“飞行者1号”试飞成功,人类终于有了可以飞翔的人造翅膀,飞机也成为20世纪人类最重大的发明之一。现在,全世界日均航班数量已经超过10万次。

 

通常情况下,一架飞机的飞行年限是25至30年,每年世界各国都要淘汰大量飞机,他们中的大部分会被肢解,高价值的发动机等部件被重新利用,剩下的或被当作原材料回收,或就直接遗弃。

 

等待这些现代科技结晶的,只有烈火和遗忘吗?一家杭州企业将这些旧飞机做成炫酷的生活用品,用创意演绎一出令人惊奇的“重生记”。

 

北欧之旅

 

发现国内产业空白

 

触发杭州神汇航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陈亚君灵感的,是一次远赴北欧的旅行。2014年,陈亚君看到了世界首架飞机旅馆,Jumbo Hostel。这家飞机旅馆坐落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,2008年开业,由一架被称为“空中皇后”的波音747改造而成,有27间客房。它是一架有故事的飞机,于1976年制造,经过多次易主:先后服务新加坡航空、泛美航空、俱乐部国际航空等9家著名航空公司,最后的东家是瑞典一家航空公司,直到2002年才停飞。

 

通常情况下,一架飞机的飞行年限是25至30年,之后它将“退役”。截至2014年,全球已有8500架飞机退役。2015年退役数量共计510架,约占总数的1.7%;预计未来20年退役数量将达到13000架,年退役比例增至3%。

 

“这几年,国内的航空业发展风起云涌,很多航空公司都购买了飞机。随着飞机新增交付量的提速增长,退役飞机的数量和退役率也在增长。特别是10年后,国内民用客机也将迎来退役 高峰 。”陈亚君告诉记者,“退役下来的飞机怎么处理?这将成为国内航空业面临的一道新难题。”

 

退役飞机上最有价值的是3个部件:发动机、起落架和电子设备。这些部件经过整修,可以作为航空元件重新进入市场。有时候旧发动机比新的还贵,这一点,很像汽车的零配件市场。其它部件就没有这么好的再利用途径了,特别是铝合金的机身、碳纤维的机翼,只能作为废旧工业垃圾,被回收回炉,或者被遗弃遗忘,不绿色、不环保。

 

“为什么不能像飞机旅馆那样,通过创意与设计,让旧部件也焕发出新的生命?”发现国内航空产业链上的“一张白纸”让陈亚君异常兴奋,他开始着手组建“云上生活”航空再生科技有限公司,开拓中国的退役飞机创意产业。

 

曲折戏剧

 

淘宝海外退役飞机

 

原来,国内产业链空白,是有原因的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国内的航空公司还以租赁飞机为主,租期到了飞机就还给国外租赁公司,所以目前国内还没有退役飞机资源。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中国的航空公司才开始自己购买飞机,这些飞机目前还在天上飞着呢。

 

是现在就做,还是等将来国内有了退役飞机再做?陈亚君选择了前者。只有前瞻性地进行产业布局,才能在将来的国内民用客机退役高峰时抓住机遇。

 

那么问题来了,旧飞机哪里找?他将目标瞄向了国外。2014年,云上生活的项目团队,找到了美国航空租赁公司(Air Lease Corporation),一家全球排名前十的航空租赁公司。可让人意外的是,美国航空租赁公司居然没有旧飞机出售。原来,为了维持较高的租金和低廉的维修成本,他们的飞机一般只用10至15年,然后就淘汰给其他的航空租赁公司。

 

顺藤摸瓜,团队找到了美国航空租赁公司的下家——美国西北航空。终于,在西北航空的堆场、亚利桑那州的干旱大沙漠里,他们见到了数架已经被掏空了有用元件、差不多被遗忘的波音737机壳。

 

历经一年多时间,项目团队终于淘到了“宝贝”。他们选了其中一架品相比较完整的,将它拆解后把机翼、尾翼、机舱门、舷窗等运回了杭州。

 

手工匠心

 

赋予旧飞机新生命

 

经过前期调研,团队将消费群体锁定为五类人:喜欢与众不同的高收入人群、航空爱好者或收藏家、航空业内人士、IT和设计行业人士以及相关主题的商铺,他们追求家居用品的设计风格、文化内涵。一番讨论后,团队将第一批产品的创意方向定位为办公用品,比如会议桌、展示台等。

 

一般人会认为,用旧飞机做个会议桌,无非就是将飞机上合适的部件切割下来,清理干净,然后按上四条腿就是桌子了。设计,无非就是考虑一下接个什么造型的桌腿而已。

 

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无论设计还是制作,用旧飞机做会议桌困难重重。为了做好产品,神汇航空组建了一支由香港良品设计事务所、湖南大学设计学院、杭州万向职业技术学院等一批新锐设计师组成的设计团队,请来了波音等飞机制造商的专业工程师做技术指导,又找来了经验丰富的技术工人在进行操作。

 

“设计的难点在于,要了解飞机每个部位原有的特性、材质,要完美展现它本身的特点、细节。”团队主创之一、万向职业技术学院工业设计创新中心的沈佳彬老师告诉记者,一般的设计都是设计师先设计出产品,工厂再制模生产,将设计师的意图变为现实。但这个产品有点不同,它是在原始产品基础上进行的二次设计,“每一件产品都需要制作、设计、制作不停地交织进行。”

 

“一大难点就是表面处理。”沈佳彬说,机舱门的主要成分是铝合金,刚打磨抛光好时很漂亮,但铝很容易在空气中氧化,时间一长它就变色,还会产生粉末,摸一下手就脏兮兮,这样的家具谁还会要?一开始,团队考虑在机舱门上罩一层清漆,可这样一来,又无法展现飞机原有金属质量,这个方案被否决了。几经寻觅,团队找到了一种纳米表面处理的方法,才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 

困难重重的还有制造。“光飞机的切割都难得不行。”项目组负责品质管理的周献勇告诉记者,机壳的原材料中含有大量燃点很低的镁、碳成分,还分布着大量的油管、电路,这些可都是易燃易爆的。切割之前,工人需要做大量的前期准备,把该部位的结构吃得透透的才能动手,这时就需要波音公司的专业工程师做技术指导。

 

切割下来的部件还要分解。比如一张用机舱门制作的办公桌,它的原料——机舱门内部有大量的机械、电子元件,这些都要一一拆解出来。同时,一扇已经使用了20多年、又被废弃过的机舱门,就像一台多年没清理的油烟机,各种油渍锈迹都要完全清除,包括上面的油漆也要用专业溶剂去除。同时,因为退役飞机的品相可能不完整,后期运输也会出现磕碰,门还要做修复。为了达到锃亮的金属机械质感,这扇门还要经过手工打磨、抛光……周工介绍说,飞机部件的结构非常复杂,必须全手工打磨,非常耗时间,“别看这张桌子不大,基本要500个工时才做得出来。”

 

“重新用铝皮做出一个机舱门的造型,都花不了这么多的工作量。”周献勇有时候开玩笑说,新做一个还会更便宜。当然,这只是个玩笑,因为只有真飞机才拥有独特的文化价值。每一架飞机,都有“身份证”,从出生到退役,它的所有记录都是可查的。你或许乘过它、或许开过它、或许修过它,它有自己的故事。

 

“飞机不仅是一种交通工具,也代表着人类无畏探索、追逐梦想的精神。”一名机舱办公桌的使用者是这样说的,“工作累了,我就会慢慢欣赏它每一处线条、每一个铆钉,遐想它曾经飞越的每一个山丘、它机翼划过的每一道云彩,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放松。”

 

创意动能

 

背后还有一盘大棋

 

2016年11月在杭州举办的2016年亚洲创新设计论坛ADM上,神汇航空6件充满创意和视觉冲击力的产品参展,获得了ADM颁发的“造梦工厂奖”,ADM认为每个人都有航空梦,这些产品让人们走近飞机,触摸它的脉搏,感受它的情怀,倾听它的故事……

 

ADM展上,设计团队听到了更多来自消费者的声音,年轻人觉得这些桌子新奇又亲切,很多人拿着手机拍照。“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小伙子,一进来就准确地报出了这张机舱门办公桌,来自波音737客机。” 沈佳彬说,原来,他是一名机修师,非常喜欢飞机。

 

来自大众的喜爱,也让团队思考能不能设计一些更小巧、生活化的物件,比如用机舱铝板做出的飞机造型红酒架、用油管做成的LED台灯,让更多的人能拥有它。此外,团队还要将智能交互产品嵌入家具中,比如在办公桌的玻璃桌面上安装一种智能化 触摸屏 ,用科技赋予产品更多的功能。

 

将旧飞机变废为宝,创造出更多的商业价值,不仅实现了产业的转型升级,它的背后还有一盘更大的棋。对于最初触发灵感的飞机旅馆,陈亚君一直念念不忘,想将它“落地”,除了吸引眼球、提升旅游的创意和活力以外,退役飞机的再生利用也能提高土地利用率,减少项目建设周期。“因为飞机本身属于高品质建筑体材料,具有很高的环保等级,因此这些项目没有光污染、粉尘污染和建筑材料污染,属于绿色环保项目。”陈亚君说,他还想以飞机旅馆与创意产品为基础,建成一个集产品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和旅游观光为一体的航空再生科技产业园,最终形成一个工业+旅游的特色小镇。

 

84
标签: